第四十五章 创业未半……_这个穿越有点早
笔趣阁 > 这个穿越有点早 > 第四十五章 创业未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 创业未半……

  此时罗阳一伙人正一边玩着牌,一边商量着该如何对楚恒下手,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善着各处细节,时而还夹杂着几句恭维跟吹捧,场面很是热烈。

  这孙子听着听着就开始幻想成为主任之后的美景了,什么推倒倪映红,惩治店里的老娘们,让那些看不起他的大院子弟刮目相看,无数小弟来拜巴拉巴拉的。

  他正美着呢,突然就听见外面乱哄哄一片。

  还没等他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名膀大腰圆的大妈横冲直撞的冲屋子,瞪着眼睛厉喝道:“都不许动!”

  就见那大妈以一种不符合她身体重量的速度跑到火炕前,手臂一张就飞身就扑了上去,好死不死的把罗阳压在身下!

  “呃~!”

  犹如被被泰山压顶的罗阳痛呼着趴在炕上,别说跑了,他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其他人也紧随大妈身后“呼啦啦”的冲了进来,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还处于懵逼状态其他人给死死压在炕上一动都动不了。

  就挺梦幻的。

  正好好畅想未来呢,“绔嚓”冲进来一群人,把梦给踹碎了。

  楚恒在院外等了一会,见没人跑出来后,转头对身边的胡正文道:“你在这盯着吧,我去派出所附近找钱寡妇。”

  他的整个计划,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钱寡妇那一环,不去盯着点他不放心。

  “成。”胡正文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楚恒会意,笑着点点头:“你那个包我肯定赔。”

  言罢,他便急匆匆的走了,留下满头雾水的老实人。

  这厮一路紧赶慢赶,很快就到了派出所,并在附近的一根电线杆底下发现了冻得直跺脚的钱寡妇。

  见此,楚恒顿舒了口气,连忙小跑上前:“大姐,冻坏了吧?”

  “可不是嘛,脚丫子都快冻掉了。”钱寡妇哆嗦着抱怨道。

  “人马上就来了,您在挨一会,完事了咱就点钱。”楚恒笑着道。

  “得嘞。”一听到钱,寡妇就浑身充满了干劲,面上也露出笑容,旋即又好奇的询问道:“我说,兄弟,那小子跟你什么仇啊,至于花这么大价钱整他嘛?”

  “姐姐哎,你是不知道那孙子有多缺德啊。”

  楚恒装作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咬牙切齿的道:“我有个妹子,人长的特漂亮,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这狗日的给忽悠到手了,吃干抹净了他特娘的还不认账,我妹子现在天天在家哭天抹泪的,人都快哭瞎了,你说我能不整他?”

  “感情是个陈世美啊!”

  钱寡妇可能是有什么共鸣了,义愤填膺的保证道:“兄弟你就放心吧,姐姐一定帮你报这个仇,让那孙子哭都找不到调!”

  “那我先谢谢姐姐了。”楚恒笑着对她拱拱手。

  “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钱寡妇来了谈性,一边跺着脚一边跟他讲起了自己的遭遇:“我年轻那会,也遇见过这么个人,长的特别俊,嘴也特甜,稀里糊涂的就跟他骨碌到一起去了……”

  被单位大姨们培训过的楚恒全程微笑着站在一边倾听,时不时的还气愤的咒骂几句睡了钱寡妇的陈世美,让钱寡妇不由得生出一种遇到了知己的错觉。

  就这么聊了十多分钟,大部队终于回来了。

  远远地就见到一大群人压着罗阳那几个扑街往派出所这边走来。

  楚恒见状赶紧对还在倒苦水的钱寡妇道:“大姐,人来了,你快去报案。”

  钱寡妇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我这就过去,咱回头再聊。”

  说着她便小跑着进了派出所。

  此时派出所只有俩人在值班,都是即将退休的老公安,不方便出外勤,所以才会被留下。

  她一进屋就哭喊着说自己被人耍流氓了,让见多识广的俩老头一脸懵逼。

  大姑娘被人耍流氓他们见的多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他们还是头一回遇见。

  哪个孙子牙口这么好啊?

  不过少见是少见,该接待还是得接待的,没说的,赶紧拿来纸笔,一起吃……询问案发经过吧。

  这边刚写了没几笔,身后就涌进了一群人,钱寡妇一副好奇的样子回过头,瞬间就与被押进来的罗阳四目相对。

  她恰大好处的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旋即就满面怒火的指着罗阳道:“就是他,就是他耍流氓!”

  罗阳都傻了,这娘们怎么还跑派出所来了?咱俩到底谁吃亏啊!

  他哪敢承认这事,丢人不说,罪过也不小,急忙摇头:“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就你这模样,我瞎了眼才跟你耍流氓呢!”

  “小王八羔子,你当老娘治不了你呢?”钱寡妇冷笑着将手摸进裤兜,掏出两颗黑色的扣子拍在桌子上,对俩老头道:“爷们,这扣子就是从他身上薅下来的,你们看看他衣服,肯定少俩!”

  俩人赶紧拿起扣子走过去查验,还真特娘的少俩扣子!

  其他人打听完怎么回事后,看向罗阳的表情那叫一个古怪。

  现在的流氓就这么不挑食嘛?

  旁边几个街道办的大妈却气愤不已,上去就是“啪啪啪”几个大嘴巴,抽的他满眼金星。

  “丫还敢耍流氓,抽死他!”

  公安们赶紧拦住,派出所怎么能打人呢,得说服教育。

  满满的求生欲……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分开关押,挨个审问。

  几个货都不是啥干大事的人,一套流程走下来,竹筒倒豆子似的就全给招了,就连刚刚罗阳跟小狐狸密谋坑害楚恒的事情都给撂出来了!

  小狐狸这个几个“佛爷”犯下的案子不少,虽然没有全撂出来,但也够关几年得了。

  高矮胖三个狗腿子,虽说身上没有案子,可也落了一个聚众赌博,没收了钱款不说,还得通报单位,最后是记过还是怎么的,就全看他们背后的人脉。

  至于说罗阳这个孙子,就有点不好说了,赌博、耍流氓、还意图陷害同事,真要计较起来,最差也得是开除,严重了都得进去待一段,可人家有个副局长老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给捞出来。

  楚恒这边在钱寡妇出来后,跟她嘱咐了以些事情,就把答应她的五十块钱跟一些票给了。

  寡妇眉开眼笑的拿着钱,临走时还允诺以后他去不收钱。

  “给我钱我都不去啊。”楚恒一阵无语,他摸出烟点上,蹲在路灯下又等了一会,胡正文才拿着钱出来。

  “班长,钱拿回来了。”

  胡正文将五十块钱拍在手上,算是了却了一块心事,他可是提心吊胆一下午了,生怕这钱最后拿不回来。

  楚恒顺手把钱装回兜里:“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回头歇班了咱去全聚德撮一顿,好好犒劳一下你,今晚你就委屈委屈,先去我那对付一口。”

  “用不上这样,咱俩谁跟谁啊。”胡正文憨厚的笑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