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都挺好_这个穿越有点早
笔趣阁 > 这个穿越有点早 > 第三十九章 都挺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九章 都挺好

  小厨房。

  楚·青蛙·恒正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大灶的蒸锅上蒸着白米饭,煤炉上的砂锅里,一块块的酱红色的牛肉在汤汁里不停的翻滚着。

  诱人的米香与肉香交织在一起,从厨房缓缓飘散到前屋的铺子里。

  正在织袜子的倪映红动作猛地顿住,白皙的小巧鼻子轻轻耸动了一下,口腔中不争气的冒出了津液,她抬起头看向连接前后屋小门,目光中带着丝丝的羡慕。

  这家伙又在吃肉。

  好香!

  不过羡慕归羡慕,那是人家的东西,她不惦记!

  在这香味的勾引下,姑娘也感觉有些饿了,便从包里拿出早上带的饭盒。

  里面有三个窝头跟一些见不到油星的炒土豆丝。

  她伸出两根如玉的白嫩手指,捏起一个窝头,缓缓送到嘴边,轻轻摇了一小口。

  “唔!”

  倪映红皱着小脸,蹙眉看着手上的窝头,这东西放了整整一天,早就冻得冰冰凉,根本就没法吃。

  “哎!”姑娘放下窝头,幽幽叹了口气,她想把晚餐拿去热一下,又怕被人误会她想要去蹭吃的,一时间有些为难。

  犹豫了片刻后,她终究还是没有动,只是拿过暖壶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就坐在那一点点的啃着冰冷的窝头,实在受不住的时候,会喝口热水往下顺一顺。

  当她艰难的啃了半个窝头后,楚恒那厮从门口探出头,喊道:“我做好饭了,过来一起吃。”

  倪映红抹了下嘴角的窝头渣滓,小心翼翼的送进嘴里,才笑着举起手上的窝头:“谢谢,我带饭了,你自己吃吧。”

  楚恒闻言一愣,他见倪映红一直没去热饭,还以为她没吃呢,敢情在这偷偷摸摸的啃上窝窝头了。

  这个货的心思多通透啊,转瞬间就猜到的这姑娘的想法,好笑的走上前:“你是不是有毛病?热乎乎的饭你不吃,在这啃凉窝窝头?”

  “我愿意。”倪映红赏了他一个娇美的白眼,低头接着啃窝头。

  这家伙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他霸占厨房,我能吃凉窝头吗?

  姑娘感觉很委屈。

  楚恒莞尔的摇摇头,上去夺过她手上的窝头,重新塞回饭盒里,拉起姑娘就往后屋走:“你可行了吧,那窝头冰凉梆硬的,要是回头把胃给吃坏了,你哥可饶不了我。”

  “哎呀……我……我自己有饭!”倪映红想要挣开他,可楚恒的大手就跟铁钳子似的死死握着她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带着她走进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里,属于楚恒自己的那张桌子被拉了出来,上面摆着一个散发着滚滚肉香的砂锅跟一个装满了雪白米饭的搪瓷盆,还有两副碗筷。

  “赶紧坐,一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楚恒拉开椅子,把姑娘按到上面,抹身走到对面坐下,拿起筷子就先来了口牛肉。

  肉质软烂,汤汁香浓,味道非常的不错。

  见对面姑娘怔怔的坐那一动不动,楚恒便给她夹了几块肉放到盛着白米饭的碗上,笑着道:“赶紧吃吧,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下次请回来不就是了。”

  倪映红看着碗里香喷喷的饭跟肉,悄悄地咽了下口水,最终还是对食物的渴望战胜了少女的矜持,

  “那下次值班我请你吃饭。”姑娘红着脸轻声对他许诺了一句,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她吃的非常慢,每一口食物都会咀嚼很久才会舍得咽下去,显得很优雅。

  反观对面那货的吃相却很狂野,甩开筷子就开吃,三口两口的就能干掉大半碗饭,生产队的猪看了他都害怕。

  颇有一番美女与野兽的既视感。

  没过多久,俩人就吃饱喝足。

  倪映红因为吃了人家东西,便主动承担起了洗碗刷筷的事情,楚恒也没跟她客气,老神在在的坐一边抽烟、喝茶。

  等都弄完后,俩人就搬来椅子到小厨房烤火,小姑娘一边织手套一边听楚恒滔滔不绝的神侃。

  这厮作为后世人,见识自然不是这个连四九城都没出过的小姑娘可比的。

  从东北说到西南,从国内说到国外。

  如诗如画的江南烟雨,光怪陆离的戈壁幻境,神秘莫测的百慕大三角……

  这些从未听闻过事物让倪映红悠然神往,使得她在看向见多识广的楚恒时,目光里都多出了一丝丝的钦佩。

  “印度人吃饭竟然是用手抓,那他们吃火锅不烫手吗?”姑娘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许是觉得热了,她脱下了身上的碎花棉袄,挂到身后的椅背上。

  “人家不吃火锅。”楚恒悄咪咪的看着褪去棉衣的倪映红,不由得一阵口感舌燥。

  姑娘里面穿的是一件黄色的毛衣,因为有些小,紧紧地箍在她的身上,使得她那傲人的身材一览无遗。

  “那可真可怜。”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诱人的倪映红还在怜悯着阿三哥。

  楚恒不敢再多看这姑娘,急忙转移了视线。

  他这具身体实在太年轻了,精力旺盛的有些过分,在某些时刻,总是会出于本能的做出一些令人尴尬反应。

  楚恒此时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身体中的躁动,他怕自己露出丑态,连忙起身对姑娘说道:“不早了,睡吧,女孩子怕冷,你就在小厨房睡,我去办公室,我先帮你把床搭起来。”

  “我帮你。”倪映红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起身帮忙。

  俩人去前屋拿过床板跟板凳搬到小厨房,三下五除二的就搭好了一张简易小床。

  “明儿个见。”

  楚恒摆摆手,俊逸的面庞带着温暖的笑容,抹身走出小厨房,末了还是没忍住,嘴贱的来了一句:“挨,你自己敢不敢啊?不行咱俩去办公室挤挤也成。”

  “劳您费心,我胆儿挺大的。”正在铺床的倪映红轻轻剜了他一眼,这家伙哪都好,可惜长了张嘴!

  楚恒笑嘻嘻的望了眼姑娘,转头钻进办公室。

  他的床好解决,俩桌子横起来搭一块,被褥往上一丢,躺上去就睡。

  躺在被窝里,楚恒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倪映红,翻来覆去半晌他才压下心里的那股悸动,艰难的进入梦乡。

  今晚的夜色很美。

  月也朦胧,鸟也……嗯。

  该死的荷尔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