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幕后大佬_这个穿越有点早
笔趣阁 > 这个穿越有点早 > 第三十六章 幕后大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六章 幕后大佬

  “既然你想干,那我就给你讲讲。”

  楚恒也没嫌弃他的烟次,接过来点上,腰板往身后的墙壁上一靠,便开始逼逼叨起来:“交货地点,就在这块,时间是半夜十二点,以后你要是想要货了,就去西堂胡同跟前的那个副食店左边第三扇窗户下面画个圈,我每天下午都会去瞧一眼,还有货量也要提前确定。”

  二狗蹲在旁便连连点头,将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牢牢记在心里,等他说完,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哥,那我什么时候能拿货?”

  “看你喽,有钱你今晚上就能拿到货。”楚恒对他吐了口烟气,手往袖子一缩,又战术性的把花口撸子露了出来,眼珠子斜睨着他,吓唬道:“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这个嘴,可一定要管好,我要是跟着你吃了挂落,可别怪哥哥我不客气。”

  见到家伙,二狗顿时就被唬了一跳,连连保证道:“哥你放心,要是我被抓着了,就是打死也不带供出你的,我就说我在各家手上零收的。”

  不过经他这么一吓唬,二狗这小子心里却更有底了,连撸子都有,多专业啊,肯定不是在这蒙他。

  “这样最好。”

  楚恒满意的点点头,把花口撸子重新收好,问道:“说说吧,要多少货,什么时候要。”

  “哥您容我想想。”

  二狗在一旁琢磨起自己的那点家底,全拿出来进货肯定是不行的,总得留点过河钱,进少也不行,不说人家卖不卖,他这也没啥赚头。

  算计了半晌,他才开口:“哥,我要八十斤大米,五十斤白面,棒子面要三百斤,油您给我来二十斤就成,不过得明天晚上拿货,我今天得把我手上的票处理一下,凑凑钱。”

  “那就明天半夜,不见不散。”终于敲定代理商的楚恒只觉得浑身轻松,就好像一把无形枷锁从他身上脱落下去一般。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用再起早卖货,也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防着红袖箍。

  以后他只需要做一个隐藏在幕后的上游供货商就好。

  雷,二狗扛,钱,他来赚。

  he……tui

  黑了心的资本家。

  楚恒又与二狗商定了几项细节上的问题后,见天色不早了,便收拾东西离开了鸽子市。

  经过一整天的风吹日晒,路上的积雪已经融化,整个四九城都变成了烂泥潭。

  他小心翼翼的骑着车,在一个又一个水坑间穿梭,速度还不敢太快,怕溅到街边的行人身上水,到时候挨骂不说,碰见脾气爆的还得赏你俩砖头。

  磨蹭到家后,他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收拾东西。

  明天就要回去上班,当晚还要值夜班,吃的、喝的、用的都得带上,少一样都不方便,忒麻烦。

  没办法,谁让他是单身汉呢,别人值班都有家里送吃喝,他全得自己做,不然就得饿着。

  唉,这青蛙生活可真是凄凄惨惨凄凄……

  楚恒先翻出闲置被褥用麻绳捆成四四方方的行军包,末了再找来一个藤条编的手提箱,往里放了些锅碗瓢盆跟吃食做做样子,等真正用的时候再从仓库里拿。

  弄妥后他便将东西放到墙角,抹身又钻进了仓库。

  半夜他跟老头还有个粮食交易,东西肯定是不能原包装给出去的,他得一袋袋的把粮食折腾进从粮店顺来的大袋子里。

  一千五百斤粮食,整整三十袋,可是个体力活,而且他一个人还不大好操作,更费力气。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他才把米面折进口袋扎好,累的他满身汗珠子。

  从仓库出来后,楚恒就觉得浑身不得劲,身上黏糊糊一层,就跟裹着浆糊似的,必须得洗洗才成,不然没法睡觉。

  他仰头看了下墙上的座钟,时间已经快要到七点,这个点的澡堂子根本没法去,那水比外面的泥汤子强不太多,还不如不洗。

  索性他就自己烧了点水,简单擦了擦身子。

  把自己洗白白后,楚恒就赶紧关灯进被窝,抓紧时间休息。

  睡到十一点多,他又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往鸽子市。

  今天是满月天。

  圆圆的银盘高悬在四九城当空,垂下的月华轻柔的洒落在古城的每个角落,宛若蒙上了一层圣神的白纱。

  白日里的积水结出了薄薄的一层冰,车轱辘压在上面“嘎吱嘎吱”乱响,在这静悄悄的黑夜里稍显刺耳。

  楚恒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地方,旋即这厮便鬼鬼祟祟的钻进条死胡同,在黑暗中窥视的远处的动向,等待着老头的到来。

  冬夜的四九城非常冷,来时骑自行车时还不觉得什么,此刻他却冻得跟个三孙子似的。

  好在那个老头并没让他多等,也就过了差不多十分钟,便带着几个人出现了。

  他们一行共有四人,除了老头外还有三名膀大腰圆的青壮,每人都推着一辆板车。

  楚恒没有贸然过去,他怕老头跟他玩什么幺蛾子,先在附近走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尾巴后,他才回到巷子口,在地上铺了层防水布,把准备好的粮食放上面,然后才终于现身。

  “过来。”

  他站在远处,打开手电,对站在鸽子市口那里频频看手表的老头晃了几下。

  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老头顿时舒了口气,连忙带着人朝他赶去。

  到了跟前,老头还不敢发脾气,只能小声逼逼一句:“爷们,您可让我好等啊。”

  楚恒没接茬,用手电指了指身后的一堆粮食:“东西在这,钱呢?”

  “早就给您准备好了。”老头赶紧从包里摸出厚厚一沓十块整钞递上来:“您数数。”

  “用不着,差钱了我去你家要。”楚恒皮笑肉不笑的接过钱,一句客套话没说,骑上自行车就扬长而去。

  “唉……”

  这一句话算是戳到老头心窝子了,他摸摸嘴角冒出来的一串小火泡,懊悔的叹了口气,便赶紧招呼身后几个子侄装粮食。

  而不同于他,楚恒这时候可谓是喜气洋洋。

  加上老头给的七百多块钱,他现在的存款已经奔着三千使劲,在这个年代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不过在楚恒看来,这些钱还是远远不够的。

  现在已经临近六五年的年底,眼看着就是六六,等到了那个时候,他这个生意也就没法在做下去了。

  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之前尽快的累积到足够资本,不仅要保证自己在今后的那几年中过的不会太差,还要留出一大笔钱,以待改革之日到来。

  时间紧,任务重。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