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流民们的工作_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笔趣阁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173章 流民们的工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3章 流民们的工作

  牛马俱乐部。

  戒烟:“你们看到官网上更新的内容了吗!三大势力的背景故事全都编出来了!”

  方长:“早看到了,群里都讨论一轮了。”

  ④谁捌懂僾:“阿光表示,我就建了个文件夹,你这么激动会显得很呆。”

  西红柿炒蛋:“话说还没内测就三大全图势力了,地区势力‘巨石城’的地图都没开,合理怀疑公测以后出来七大天王。”

  ④谁捌懂僾:“阿光表示这不是大雪封城么,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逼急了我把新建文件夹给删了。(斜眼)”

  夜十:“然后七大天王其实有八个人?(滑稽)”

  WC真有蚊子:“小了,格局小了,坐等版本管理者大人把避难所给烧了,这不得用两个资料片洗回来?”

  狂风:“禁止玩老梗。”

  老白:“话说这次突然在避难所里添加了个学院派系的NPC,是打算开放植入义体功能了吗?”

  方长:“不好说,我刚才上线看了一下,新增的NPC并没有售卖植入义体的功能,不管你和他说什么,都只能触发问你要不要做手术的对话。”

  夜十:“+1,我刚才也去试了一下,如果把他搞烦了,会问你要不要去看一下脑子。果然还是小鱼最可爱。(滑稽)”

  WC真有蚊子:“为什么是小鱼,你难道不觉得老板娘结结巴巴的骂人也很萌吗?”

  狂风:“没想到小小的一个游戏群,能同时聚集两个品种的变.态。”

  方长:“总之,虽然更新了能做外科手术的NPC,但狂风还是得注意一下,重新安装植入义体的手术费是50银币。而且这还是没损坏的情况下,机械义体的维修需要另外收费。”

  夜十:“你们说,光哥会不会安排一次剧情杀,测试一下植入义体重新安装功能是否存在BUG。(滑稽)”

  老白:“咦?你这个角度倒是够新奇的……说来也是,要不为啥突然让狂风白嫖了一条胳膊。”

  狂风:“卧槽,你们别这样!(惊恐)”

  方长:“咳咳,好了好了,你们别把风哥吓得不敢出门了。”

  戒烟:“哈哈哈哈!”

  ……

  避难所B2层。

  殷方坐在食堂吃饭。

  今天的食物是玉米肉丝炒饭,味道非常可口,大概是他这半年来吃到最可口的食物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周围围了一圈人。

  这些人就像在看生态园里的猴子一样,好奇地打量着他,仿佛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一样。

  想到管理者交代自己的不用理他们,过两天就好了,殷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只当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著第一次听说学院这个地方。

  快速吃完饭,他将餐盘送到了收餐车上,那里有自动清洗器,会处理掉食物残渣和油污,并用紫外线进行消菌杀毒。

  殷方寻思着没事儿做,于是就拐了个弯,去了公共区的淋浴间。

  这里的淋浴间有性别分区,并且付费使用,楚光给他每天的生活费是10银币,这笔钱足够他在避难所里正常生活。

  然而,令他忍无可忍的事情很快发生了,这些跟踪狂们不但想看他吃饭,居然还想看他洗澡!

  看个鬼啊!

  你们自己没有吗?

  “够了,再让我看到你们跟着,我会记住每一张脸,并且保证下次动刀的时候,将这张脸接在屁股上!我发誓我能做到!”

  这是楚光教给他的句子。

  说是防身用的。

  如果有人持续跟踪骚扰他,只要将这句话说出口,他们立刻就会散开。不过尽量不要用的太频繁,一天最好只用一次,否则用多了就不管用了。

  殷方估计,这句话大概是什么难听的诅咒吧,只是这音节真是有够长的,要不是他记忆力好真不一定能记住。

  然而令殷方不知道的是,那些玩家们走了之后,就去论坛上编排他了。

  “这个新NPC有点牛批!他能把脑袋接在屁股上!”

  “我靠,多大仇?”

  “根据我的统计,跟踪31分71秒之后会触发该对话。”

  “话说脑袋长屁股上是种怎样的体验?”

  “emmm……要试试吗?”

  避难所B1层。

  现在玩家规模已经到达了五百人,大厅里总是进进出出的,楚光为了防止玩家们偷偷玩自己的电脑,于是将东西全都搬到了隔壁的空房间里。

  让木工订做了一套风格简约的实木制家具之后,他将这里改造成了自己的“管理者办公室”。

  毕竟NPC也是需要一点点隐私的。

  总是让玩家们看着,楚光觉得怪不自在。

  “我真是受够了!你的那些居民们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吗?我不管干点什么,他们都在后面跟着,然后看着我指指点点,一点礼貌都没有!”走进了管理者办公室,殷方一脸崩溃地向楚光抱怨说道。

  “别激动,这是他们表示热情的方式,过两天就好了……要来一杯牛奶吗?”楚光食指轻轻碰了碰桌角的电暖壶,里面装着烧热的牛奶。

  “谢谢,请给我来一杯……话说你这里有胶囊咖啡吗?或者冻干咖啡也行,我不是很挑。”

  “没有,”楚光拿起一次性纸杯给他倒上了一杯牛奶,递到了他的手上,“这儿的条件有些艰苦,我们正在创业初期,理解一下。”

  从楚光的手中接过了一杯热牛奶,殷方将杯子握在手里,喝了一口之后,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

  其实,这儿的生活还是挺好的,至少比他在逃亡路上度过的那些日子好太多了。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他发现搬进来其实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坏。

  这里几乎全是优点,就是能说上话的人太少了。

  “说起来挺难以置信的,你们的避难所编号是三位数,不至于经费这么短缺吧。”

  “这和编号有什么关系么?”楚光随口问道。

  殷方点点头说。

  “当然会有一点,一般来说个位数编号的避难所,经费通常会比两位数编号的避难所更高,两位数的避难所比三位数更高。至于四位数和五位数的避难所,以及没有拿到编号的私人避难所,通常经费都很可怜,有的甚至没做到全循环,只做到了半循环。”

  身为一名D级勘探员,他太懂这个了。

  那些价值连城的好东西,通常都是在三位数和二位数编号里的避难所里发掘出来的,而那些四位数或者五位数的避难所,往常能搜刮到点剩余的资源就已经很不错了。绝大多数物资,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生活在那里的幸存者们消耗完了。

  盯着电脑屏幕的楚光抬了下头。

  “听你这么说,我开始好奇繁荣纪元末期都发生了些什么了。”

  编号都排到五位数了,还不算那些没拿到编号的。

  这人联最后几年到底是建了多少座避难所。

  楚光心中感慨之余,熟练地操作着鼠标,往邻居甘老头的家里丢了几颗憋了好几个回合造好的核弹。

  最近没什么好游戏玩,他只能把《野蛮6》又给下下来研究了。

  当然,主要是为了取材。

  听到楚光这句话,殷方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这也是我们一直在调查的事情,战争似乎突然一下就发生了,没有任何预兆。”

  楚光:“就没有从那个时代活下来的人吗?”

  殷方:“有,而且不少。在学院,甚至有从那个时代冷冻休眠到现在的老冰棍,但他们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断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我们推测,应该是部分信息遭到了管控,或者人联自己也没想到战争会真的爆发,否则避难所的数量恐怕会更高。”

  楚光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听起来很矛盾,就算信息管控,就没人对这近万个避难所感到疑惑么?”

  殷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你得结合时代背景去理解,进入繁荣纪元之后,这颗星球已经很久没有爆发过战争了,我们所设想的危机包括太阳黑子活动超预期、月球开发对潮汐效应的影响、城市面积过度扩张导致的生态危机、甚至是与地外文明的第三类接触……但唯独没想过,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把很久不再干的蠢事儿又重新做了一遍。”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

  “再加上,人脑每天能处理的信息是有极限的。当你处在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比这更值得关注的事情有数百万甚至上亿个,这种感觉就好像……”

  “身处一座茧房?”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看来你还挺懂。”殷方意外地看了楚光一眼,“说起来我一直想问……你们避难所是属于哪一类?冷冻休眠?还是社区型。”

  楚光眼神有些飘忽,模棱两可地回答。

  “我觉得大概都不是,你还是别太深究这个问题比较好。”

  见楚光不打算和自己讨论这个问题,殷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行吧……那你继续忙,我回房间休息了。”

  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取材上,楚光随口敷衍了一句。

  “去吧,替我把门带上。”

  拉长了音调,殷方学着这里其他人的语气说道。

  “遵命——”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

  ……

  翌日清晨。

  长久农庄。

  老卢卡一大清早便来到流民营地,找到了这里的负责人九黎,看着他说道。

  “我们需要30名能干活儿的青壮年劳动力,我们会付给他们每天2银币的薪水,以及一天三顿伙食。”

  虽然流民营地也有伙食,但那种稀粥也就让人饿不死的程度,不会让他们吃的很好。

  昨天农庄的人从他们这儿聘了个屠夫,据说不但住进了有供暖的屋子,而且还顿顿给肉吃。

  这种神仙日子,哪怕没有薪水他们都愿意做,何况还给两个银币。

  九黎没有多想,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过,出于对那些信赖自己的人们负责,他还是多问了一句。

  “没问题,请问具体是什么活儿?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老卢卡说。

  “没什么要求,有力气,干得了重活儿就行。我们的大人打算在南边盖一座水泥厂,生产盖房子和修路用的水泥。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一些人手,清理从长久农庄到湿地公园沿途的障碍,并将能回收的东西运到指定的位置处理。具体的工作我会给他们安排,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听到不是什么危险的工作,九黎松了口气说道。

  “给我十分钟,我会把您要的人找来。”

  老卢卡点了点头说。

  “嗯,等人齐了,你把他们带去东门口集合就行,我会在那里等你。”

  接到任务之后,九黎没有拖沓,很快找来了自己的弟弟九寻,让他从营地里选出了三十个能干重活儿的青壮年,带着人去了东门口集合。

  当九寻带着人抵达东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二十来个人集结在那里了。

  看到那些人,包括九寻在内的不少流民,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愤怒与惊惧的表情。

  “是军团的人。”

  “真的假的……”

  “绝对错不了,你看他们的鼻子……军团的那些人,鼻梁中间有个凸起,这些人至少是十夫长。”

  “这些家伙!”

  至于那些军团的战俘们,对于流民们敌视以及惧怕的态度,则是感到莫名其妙,脸上不约而同的都是一头雾水的表情。

  他们可以确信,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人。

  咋感觉像杀父之仇一样?

  注意到了流民群体的骚动,扳手走到了众人的面前,提高了音量说道。

  “在我们的地盘上,只要劳动就能得到尊重,不管他的身份是自由人,还是战俘。无论你们之前有什么仇恨,在我们这里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矩,违反我们的法律,不管他是谁,我们都绝不姑息。”

  流民们缄声不语。

  他们已经看出来,这二十来个军团十夫长,都是那位管理者大人的俘虏。

  能够俘虏二十多名军团十夫长……少说也得歼灭至少两支百人队,甚至是一支千人队。

  而且这种歼灭还得是压倒性的胜利,彻底瓦解了对方的战斗意志,让对方丢掉武器放弃抵抗。

  如果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军团的人可没那么容易屈服。

  这里幸存者势力,恐怕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站在劳工队伍前面的九寻,此刻心中只庆幸着,幸好那天晚上双方没有爆发冲突。

  连军团都输给了这些人。

  他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到,自己这边有一丁点儿胜算,或者说可能赢的理由……

  (下一章十一点之前搞定!)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