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林中_临烟九华录
笔趣阁 > 临烟九华录 > 第二十五回 林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五回 林中

  日上三竿,柳梦生拖着沉重的步伐,几近绝望地在林中穿行着。

  “叫你不走大路,非得在这破林子里穿来穿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江晓莺拄着一根树枝削成的手杖抱怨道,“现在倒好,吃的都找不到了吧。”

  “好呀,咱们这么显眼,走大路很快就会被发现的,到时候我们就把你交出去,还能换顿安稳饭吃,”柳梦生回嘴道。

  几人自从离开了临安之后,为了避免暴露行踪,一直避开主要的大路,特意挑选一些小径或者干脆林中穿行。

  但是吧,柳梦生很快就发现,这一行人想要低调行事似乎有些困难。江晓莺那种哪里都好奇、哪里都想去看看的性子姑且不论,单是仿若芙蕖出水、亭亭玉立的柳含烟就足以引人注目,再加上生得水灵可爱的柳青阳和夏语冰,即便是江晓莺的举动不那么惹人注意,一行人所过住处也是引旁人侧目连连,其中自然不乏把柳梦生认作通缉要犯的人,这种时候自然少不了一番口舌或是追逐。而且柳梦生发现居然有官员并不认得夏揖山的令牌,说好的在朝为官呢?说好的玄门大宗呢?到头来还是自己这双腿最靠谱。

  柳梦生本以为避开大的城镇能稍微轻松一些,结果但凡百户左右的小镇里都能有那通缉令,散布范围之广甚至能比过那些江洋大盗。

  “小鸟小鸟,你知道画像上的这个人究竟干了什么事?竟然能这么出名,”柳梦生终是忍不住好奇,在一次试图甩开追捕官兵的半路上撕下了一纸通缉令,结果因为太过慌张又把名字扯掉了。事后仔细想想,冷美人和夏揖山当初觉得柳梦生像是能来看自己通缉的人倒也不无道理。

  江晓莺一听有人问自己,当时就来了兴致,但回头看见了柳梦生的脸,又想起被追的很惨的经历,遂脸色一阴,不悦地说道:“他啊,采花淫贼。”

  “啊?”柳梦生万般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不过,却是更好奇了,这采花淫贼究竟是轻薄了哪家的姑娘?能被官府和玄门联手追杀。

  “那你跟我说说,这人叫什么?”柳梦生追问道。

  “采花淫贼!”江晓莺一字一顿道。

  而后的路途上,一行人只能越走越偏,起初还能偶然经过一些村镇,吃两顿好的,再舒服地睡上一觉。但这几日不知是什么原因,别说看见有村镇,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身上带的干粮很快就消耗殆尽了,又偏偏到了这一片荒郊野岭里,又饿又累,难免会有些情绪。

  “哼,不是说好的早出林嘛,现在怎么还在树林里转悠?”江晓莺一脸鄙视道,“就算是咱们能支撑的住,也考虑一下语冰和青阳吧,她们两人这几天就没有好好地吃上一顿正经的饭。”

  “所以你承认自己是笨鸟喽,”柳梦生回头看了看,自己背上的夏语冰挤出了一个笑容,青阳虽然倔强地不让柳含烟背着,但是身体的疲惫已经难以掩饰了。

  柳梦生心里清楚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只是先前在各地闹出了不小的动静,现在还不知道是否彻底摆脱了金陵董氏的搜索,还不能放松警惕,看着两个小丫头疲惫的状态柳梦生也着实于心不忍,便停下来说道:“小鸟,你先和家姐一同照看一下语冰和青阳,我去附近找些食物来。”

  “总算可以歇会儿了,”江晓莺一听当即找了棵小树靠着瘫了下去。

  柳梦生一脸无奈地看着颓废的江晓莺,轻轻将夏语冰放下来后,便对柳含烟说道:“那就麻烦姐姐先照看一下三位,我去去就回。”

  “梦生小心一些,”柳含烟浅浅一笑,将青阳揽在身侧一同倚着树坐下。

  虽然是自告奋勇去找食物,但至于到哪里能找到,柳梦生自己也毫无头绪。一行人来到的这片林子本身就有些古怪,四周异常的安静,几乎没有动物活动的痕迹,植被还算是茂盛,可是唯独那些可以用来充饥的却是一个都没长,在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去啃树皮了。

  正是苦恼之际,柳梦生突然发现前面一片草色有异,便上前察看。不同于别处植被那般杂乱,这一片草地过于整齐划一,不仅只有一个品种的草,就连倒伏方向都是一致的。

  柳梦生抽出木剑刺向近处的草地,发现下面是空的,遂翻手一挑,一丛乱草应势而起,露出了其下的深坑。

  柳梦生蹲下来看去,不禁背后一寒,这深坑下面立着一根根的木桩,每一根木桩都被削尖了直指上方,想必是附近的猎户布下的陷阱。柳梦生记得曾在书中看到过这种陷阱,应该是猎户用来捕获野猪野鹿的,一旦有猎物不慎跌入其中,必然会被这些直立的木桩贯穿,当场丧命。

  柳梦生心道这附近不像是有野猪野鹿出没样子,谁会费劲在这里布下这个陷阱?幸好是注意到了,不然这要是掉下去,就别想回去见师姐了。

  柳梦生起身仔细察看这个陷阱的边界,以防自己不慎跌入,结果却发现这个陷阱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以这个规模完全可以填下四五头野猪了,这个猎户究竟要抓什么猎物?

  柳梦生绕过此处,小心探寻了一番,却是发现了更多的陷阱,而且每一个的规模都大的夸张,显然不可能是一人所为。柳梦生心中不免有些讶异,这附近明明连只老鼠都见不到,为何要兴师动众地挖出这些陷阱?难道不是为了捕猎所用,而是在防范着什么?

  柳梦生心中一惊,若是这林子真的潜伏着什么威胁,那么师姐他们现在岂不是身处危险之中还不自知?

  柳梦生想到这里倏然起身就要折返,不料身后却传来一阵破空之声,惊得他急忙闪身躲开。一只飞箭嗖的一声没入了柳梦生方才面对着的那棵树中,几片叶子应声散落。

  顺着飞箭射来的方向望去,一个中年修士怒目圆睁,手中长弓开满,第二支箭已经搭在了弦上。

  “这位道友且慢!”柳梦生当即叫道。

  “乱党余孽,休要多嘴,还不快束手就擒!”中年修士义正言辞道。

  “且慢,那你可认得这令牌?”柳梦生迅速拿出夏揖山给的令牌不耐烦地说道。

  那中年修士眯起眼看了看那令牌,却还是没有放下弓箭,扬声道:“你这令牌到底从何处偷来的?”

  “偷?”柳梦生本就因为饥饿劳累烦躁不已,一听这话心中怒火骤起,心想我这般仪表堂堂的正人君子,看起来像是能做出偷窃这种勾当的人吗?不由怒道,“想来本公子在临安城力退那妖雨邪祟,泰山夏氏夏揖山见本公子侠肝义胆,心生敬佩才特意将此令牌诚心赠与的,如何算是偷?”

  那中年修士愣了片刻,却将长弓开得更满了直指柳梦生的眉心,情绪激动道,“那我问你,那妖雨被铲除了吗?”

  “你好歹也是玄门中人,求人问事却以弓矢相逼,未免也太不合乎礼数了吧,”柳梦生见他双臂微微颤抖,显然是因为过于激动开弓用力过猛,而将长弓拉到自己不能控制的程度,说不准下一刻就会失手放箭。

  “少废话,快点告诉我,那妖雨到底怎么样了?”中年修士几近吼道,弓弦已经拉到极限。

  柳梦生此时已经暗中调整好身形,估算了一下两人间的距离,纵使那中年修士一箭射来,他现在心中也有把握能够完全避开,便冷笑道:“本公子偏不说。”

  “你!”中年修士青筋暴起,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拉弓瞄准柳梦生就是一箭。

  柳梦生看准时机抽出木剑挡开飞矢,迅速向他冲去。那中年修士自知已是来不及搭箭,反手从身后抽出一件兵刃。

  柳梦生见了那兵刃心里略微惊讶了一番,本以为这个中年修士会抽出一把长剑,但没想到他却拿出了一把猎刀。

  哪里会有玄门弟子用的是猎刀?这人不会是个假修士吧?柳梦生虽然心里有疑问,但动作上却丝毫没有迟疑,一剑直取其侧颈。

  那中年修士急忙抽刀格挡,然而他似乎并不擅长刀法,交手仅一回合,手里的猎刀便被柳梦生一剑挑落,同时身体重心也失去平衡向后倒去。柳梦生自然没打算放过机会,反手一剑刺去,直指那人咽喉。

  中年修士倒在地上,自知这一剑避无可避,索性闭上了眼睛。在这一剑已是得手之际,柳梦生突然察觉不妙,立刻抽身跳开,稳住身形后,遂往杀气来源望去。

  那里赫然立着一位女子,却是背对着这边,长发散落几乎遮住整个后背,全身似乎只以两层艳粉色的轻纱遮体。

  柳梦生运气探去,却没在这女子身上觉出活人的气息,心道这总不能大白天的闹鬼吧?柳梦生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天上的太阳,嗯,还在,那唯一的解释便只有一个,这女子是夏氏的灵偃。

  “既然是泰山夏氏的道友,想必认得这枚令牌吧,”柳梦生再次扬起令牌道。

  “这位小兄弟,这枚令牌当真是三弟交予你的?”那女子转来问道。

  柳梦生瞬间一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这句话正是由眼前这个灵偃说出来的。

  这真的不是闹鬼吧,柳梦生脑中一嗡,虽然泰山夏氏的这种制造灵偃的秘术已经异乎寻常了,但是真的没想到这个灵偃居然还能说话,若不是自己能够运气探其虚实,还真以为这灵偃是个活人呢。

  “在下柳梦生,敢问这位…嗯…姑娘芳名?”柳梦生缓了缓惊讶的情绪开口想要询问对方来历,却又不知道这灵偃的主人是男是女,结果下意识地对着灵偃问了出来。

  “这位公子是在问我的姓名吗?”那灵偃眸中波光略过笑了出来,无论神态还是笑声,都宛如一位寻常女子。

  “这……”柳梦生尴尬地立在原地不知如何答复。

  方才倒地的中年修士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对着灵偃的方向恭敬地施礼道:“二师兄。”

  师兄?柳梦生骇然,眼前这位不会真的是个活人吧?而且还是个男扮女装的家伙!泰山夏氏一个个都是什么癖好,脑中又想到了背着棺材的夏揖山,还有夏语冰的阿哞,不禁心里怀疑泰山夏氏真的是什么玄门大宗、名门正派吗?怎么一个比一个邪乎?

  “不解风情,”灵偃小声叹气,又忽然责声问道,“王复呀,你可知错?”

  “弟子知错,”王复连忙压低了头说道,柳梦生此时才有心思仔细看清王复的模样,只见他身着一身夏氏的校服,可能是为了方便开弓搭箭而将两只袖子挽起露出粗壮的前臂,一张朴实的脸上已有了岁月的痕迹,两鬓也有了几根白发,胸前鼓鼓囊囊的似乎是怀里塞了什么东西。

  “暂且先不追究了,等回到宗内再好好罚你,”那灵偃向王复微微侧了一下脸,但长发遮挡依然看不全她的面容。

  灵偃说罢,便缓缓转来。柳梦生见她向着自己走了过来,遂定睛看去,这一眼直接让柳梦生开始怀疑自己先前的判断。但见来者面容姣好,五官精巧,姿态婀娜,甚至连神态都与常人无异,若对旁人说她是灵偃,恐怕没人会信,但是从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柳梦生却能断定她绝对不是活人。

  “门下弟子多有无礼,还望这位公子宽宏大量,”灵偃恭敬地施礼道。

  “既然道友诚意致歉,何不现出真身来?”柳梦生注意到她的声音是从咽喉附近发出的,而小巧的嘴唇却毫无启合,心道纵然这灵偃神态相貌如何相似,也终非是人。

  “没想到居然被这位小兄弟识破了,”那灵偃闻言笑了出来,“只是在下真身确实不在此处,无奈只能以此方式致歉,多有怠慢,还望兄台见谅。”

  “无妨,”柳梦生摆了摆手,并不想再耽误时间了,“既然是场误会,我也不想追究什么。在下尚有要事在身,就先行告辞了。”

  “这位小兄弟且慢,”灵偃宛如飘过来一般拦住了去路。

  “还有何事?”柳梦生心里有些反感。

  “虽然这位兄台为人大度,对方才之事不计较。只是兄台只身一人在这林中恐怕会有危险,所以可否让在下助兄台一臂之力?”那灵偃施礼道。

  柳梦生转念一想,自己一个人在这林子瞎逛不就是为了找吃的吗?既然遇上了想要帮忙的人,自然是没有放过这机会的道理,遂开口道:“那不知可否给在下五人份的干粮?”

  “五人份?”灵偃一愣,应是没想到柳梦生会提这样的需求,遂低头作沉思状,“这位兄台是还有同伴在这林中吗?”

  “怎么?是带的口粮不够吗?实在不行,三人份的也行。再不济,两人份的总能有了吧,不能再少了,”柳梦生心里算了一下,夏语冰和青阳两人饭量本就不大,就算是吃到饱也消灭不了多少食物,自己跟江晓莺即使吃不饱也能忍一忍勉强支撑,至于师姐总感觉像是吃两口就够了,比两个小姑娘还节省粮食。

  那灵偃听了又是一阵笑,笑了半晌才忍住道:“口粮之事倒是不用担心,只是兄台若真的有同伴在此林中的话,还是快一些去警告他们为好。”

  “这林子里果然有什么危险,”柳梦生正色道。

  “实不相瞒,这林中却有邪祟作乱,附近的村落已经出现了不少伤亡,”那灵偃也换作一本正经的口气说道。

  “在下确实有同行之人,这位道友若是方便,可否赠与在下口粮,以助我们早些离开此地,”柳梦生施礼道。

  “口粮之事不足为道,只是现在已过午时,几位恐怕很难在天黑之前走出这片树林,不如今夜就先同在下一同到附近的村落暂且避一避,”那灵偃道。

  “多谢道友好意,”柳梦生道。

  “那事不宜迟,还请兄台带路,”灵偃又施一礼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