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笑话_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笔趣阁 >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 第838章:笑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38章:笑话

  李承乾来到常州城。

  就像是将一块石头丢进了一个平静无波的湖面。

  不管掀起的是惊涛骇浪,还是水波点点,终归还是让这个地方重新活跃了起来。

  但可笑又可悲的是。

  这一次站在李承乾对面的,竟然是因为他自己退出的政策而产生的商贾世家。

  或许连李承乾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当初竟然给未来的自己挖了个坑。

  现如今,整个常州城几乎都随着这些商贾世家的停工停业而陷入停滞状态。

  百姓们没地方工作,甚至没地方买米卖粮。

  城内唯有一些私人的小买卖还在开着,其余的皆紧闭大门。

  而面对这样的状态,李承乾依旧按兵不动。

  这也是让许多人没想到的。

  毕竟面对现在常州的老百姓连购买一块布匹都费劲,换一般人早就坐不住了。

  可是李承乾却依旧怡然自得的待在行馆内,该看书看书,该饮茶饮茶。

  一下子,那些个商贾世家也是有些搞不明白当下的状况。

  难不成,这家伙还有什么其他的谋划?

  常州吴家、孙家、杨家,三家的家主也都就这个问题跑到了孙武成的府邸。

  吴家家主,吴一柏率先开口道:“孙家主,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我们到底什么时候重新开张啊?”

  “是啊孙家主。”

  杨家家主,杨右清也开口道:“我们当下可是已经停工了七天了,若是再停七天,我那些放在店里的米粮怕是损耗就得过半了。”

  “急什么?”

  孙武成轻笑一声,道:“放心吧,用不了几日,他就会向我们求饶的。”

  对此,他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毕竟在常州,他说米价三十文,明日就得涨到三十文。

  他说明日,让常州两千百姓没活干,就肯定会有两千百姓没活干。

  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他们孙家已然垄断了常州的商业市场。

  “孙家主,你是家大业大顶得住。”

  “但我们俩可比不上您啊。”

  “若是在跟太子僵持下去,我们怕是都得赔的去当裤子。”

  吴一柏看向孙武成,道:“要我说,咱们差不多得了,跟太子和解吧。”

  “是啊孙家主。”

  “毕竟跟太子殿下作对,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万一太子殿下一发火,不管青红皂白把咱们都给咔嚓了。”

  杨右清道:“那说什么可都晚了呀。”

  “怎么?”

  孙武成挑眉道:“你们两个,害怕了?”

  “这不是害怕。”

  “主要是僵持下去也没什么好处啊。”

  吴一柏道:“未来整个天下都是太子的,咱们在这跟他作对,有什么意义吗?”

  “意义?”

  “你跟我讲意义?”

  孙武成冷笑一声,随即缓缓起身,走到吴一柏的近前。

  “吴一柏,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是有孙家之后,才有你们吴家的。”

  孙武成声音冰冷道:“若是现在不跟我一条心,日后我保你过的更惨,你信吗?”

  听闻他这赤果果的威胁,吴一柏紧紧地咬了咬牙。

  可是,他终究也没能说出什么来。

  毕竟人家孙武成说的是事实。

  若没有孙家,他吴家压根就不存在。

  更不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而且,他也知道,只要孙武成一句话,他吴家势必就要重回当初的没落窘迫。

  可也就在孙武成准备继续威胁杨家家主几句的时候。

  外面忽而跑进来了一个人。

  这人一边跑一边高喊:“家主,大事不好了。”

  见到这人慌张模样,孙武成有些不悦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还能是天塌了不成?”

  “确实是天塌了。”

  那人直开口道:“今日一早,小人去街上查看情况,却发现城中多了好多商铺,正在售卖布匹和粮食给百姓呢。”

  “什么?”

  孙武成有些发愣。

  常州城的布匹、粮食以及酒水等物,基本都是他孙武成垄断的。

  就算是有灵性的漏网之鱼,那也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只要他不让对方开张,对方就肯定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怎么还有人敢顶风作案?

  孙武成直开口道:“开设商铺的是什么人?”

  “听说是长孙家的人,还有卢家的、程家的、翟家的、宁家的……”

  “这些人带来的粮食和布匹酒水,不仅都比我们的质量好,还比我们卖的便宜。”

  那人一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道:“现在,城中的百姓都已经抢疯了。”

  听闻这话,孙武成如遭雷击。

  他也顾不上去问那家伙什么了,赶忙带着人跑到了大街上。

  此刻,整个常州城都显得热闹非凡。

  各处都有临时搭建起来的小房子正在售卖各种货品。

  东城是长孙家与程家的粮食商号。

  而他们挂牌出售的,正是从北漠农场运送过来的上好粮食。

  众所周知,北方的土地相较南方而言更为肥沃,尤其是东北一带,米粮更是好吃到成为了皇家贡品。

  可就是这些被当做皇家贡品的粮食,今日售价不过十四文。

  这可要比当初孙家他们卖的,还要便宜两文钱呢。

  如此一来,可就不仅是物美价廉那么简单了。

  几乎常州城周遭的百姓,都蜂拥到了常州城,生怕来晚了就买不到了。

  可显然,这些人的担忧是多余的。

  人家长孙家与程家运送粮食的商船就停在码头接连不断的卸货。

  而西城与南城则是全然被翟家与宁家的布匹商号占据。

  这些布匹也都是从凉州运送过来的上好布匹,质量比当地好出来不止一个档次,而且价格比当地的布匹便宜近一倍。

  一般来常州城的百姓,几乎都是去买一些粮食,回来再买一些布匹。

  而卢家就更简单了,其余的地方皆被卢家占据。

  他们售卖的,皆是书籍、酒水以及各种各样的小玩应。

  这一下,整个常州城可就惹恼了。

  那些大小商行虽然都是紧闭门户,但在街上却有无数的临时商号售卖货品。

  而也是因为这些物美价廉的好货,直让前来购买商品的百姓,甚至都排起长长的人龙来了。

  此时此刻,孙武成的脸都黑的没法看了。

  他也着实是没想到,李承乾竟还有这一手呢。

  或许这天下的人都忘记了李承乾的影响力究竟在何处。

  在凉州,他说怎样,就怎样。

  在北漠,他说怎样,就怎样。

  可这些都比不上李承乾在大唐商界的影响力。

  因为有长孙家、程家以及卢家、翟家、宁家等等一系列家族的支持,再加上有钱庄做依仗。

  他完全成了大唐商界那个最大的头头。

  一句话概括。

  在大唐的商界,他李承乾说谁有饭吃,谁就有饭吃,说谁没得吃,谁就得饿死……

  一个小小的商贾世家想要跟他斗,着实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