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二哥是万恶之源?何为柳下鬼_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笔趣阁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286 二哥是万恶之源?何为柳下鬼
字体:      护眼 关灯

286 二哥是万恶之源?何为柳下鬼

  剧院一事,由于在场的小部分观众录了直播,在网上小范围传播了一会儿就被何家花钱给撤了,只是圈内却传得沸沸扬扬。

  何家在想方设法捞人。

  尤其是何滢的父母,也是动用了一切人脉关系。

  “没人肯帮忙?”何老太躺在病床上,手臂输液,脸色蜡黄。

  “找了一圈,全都含混着糊弄我,估计都怕得罪谢陆那两家。”

  何文涛坐在床边,摸出口袋的烟,想着这是医院,又悻悻然塞回了口袋,余光瞥见身侧一直抽泣抹眼泪的妻子,更是气闷。

  “哭哭哭,就知道哭,孩子就是被你惯坏的!”

  “我惯的?平时也没看你管她啊,也不知道她今晚在看守所该怎么过。”戴淑英已哭红了眼。

  “别哭了,哭得我头疼。”

  ……

  夫妻二人的争执,引来了值班护士,示意他们小点声。

  “找一下负责的民警,塞点钱,斡旋一下不行吗?”何夫人压低声音。

  “你们怕是不知道这案子落在谁手里了。”何文涛冷哼着。

  “谁?”何老太蹙眉。

  “那家的。”他没点名,何家人心下已了然。

  就连何老太都面露难色。

  何夫人这眼泪就跟不要钱一样,哭得更伤心。

  何文涛轻嘲道:“塞钱?依着那位的性子,会直接给我拘了,说我贿赂公职人员。”

  “这种案子怎么会轮到他头上?不应该啊,他接手的,不都是刑事、杀人之类的。”何老太靠在床头,无奈叹息。

  “这我哪儿知道,这位的动向,我也不敢打听啊。”

  “滢滢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何老太蹙眉。

  何家人谈话间,有佣人打来电话。

  说是何滢的司机在家中被警察拷走了。

  “你说什么?警察去家里抓人的?”何文涛一听这话,瞬时炸了。

  “是啊,突然就来了,人已经被带走了。”

  “这动作也太快了。”

  何文涛忍不住暗恼:

  光顾着被气晕的母亲,没处理好何滢留下的尾巴。

  何滢这司机跟了她很久,说是司机,除了开车,也知道或参与了不少事,就怕他说出些不该说的。

  “对了先生,”佣人又开口,“二少爷收拾行李,说要从老宅搬出去。”

  “随他吧。”

  他现在只担心何滢说出其他的,忙着联系律师,还得考虑明日一早,公司那边肯定也得炸……

  谢荣生忽然与何氏中断诸多合作,导致其他合作商也驻足观望,公司里的人对何家本就怨声载道。

  如今再出了这档子事,若是找不到好的应对之策,只怕其他股东联合,会威胁到他在公司的位置。

  何文涛自然没心思管何璨。

  **

  所以翌日一早,苏羡意起得早,约了和陆时渊出去晨跑,结果开门就看到了何璨。

  “嗨,姐,早啊!”

  “……”

  苏羡意还睡得有些懵,此时瞬间清醒。

  何璨穿着简单的长裤短袖,身边放着四个大行李箱,还背着一把吉他,冲她微笑招手。

  “你、你这是?”

  “表哥让我搬来的。”

  “那你快进来吧,我帮你拿行李。”苏羡意去帮他拎行李。

  “姐,我自己来,很重。”

  苏羡意抓着行李箱上的把手,“没事,我……”

  没拎起来!

  “我早就说了,很重。”

  何璨说完,余光瞥见了从隔壁出来的陆时渊,笑着与他挥手。

  陆时渊走过来试了下行李箱,直接打电话把谢驭唤醒。

  苏羡意被他的操作惊呆了,看着陆时渊,“我以为你会帮忙。”

  “太重。”

  “……”

  谢驭也没想过何璨来得这么早,拎起行李箱的瞬间,看了他一眼,“你里面装的是石头还是砖块。”

  苏羡意没忍住笑出声。

  因为何璨的到来,苏羡意没陪陆时渊去晨跑,谢荣生与徐婕也因此早起,不过他性格活泼,家中倒是多了不少欢声笑语。

  只是谢驭忙着应付何璨,给了陆时渊送苏羡意上班的机会。

  “何家为了捞人,只怕会联系你。”到了公司附近,陆时渊将车停好。

  “我知道。”苏羡意正低头,准备解安全带。

  “意意……”

  苏羡意下意识应了声,扭头看他时,温热的吻已印上她的唇。

  坐在车里,姿势总是有些别扭,况且外面人来车往,虽然车窗贴了膜,苏羡意心跳仍旧快得要破出嗓子眼。

  下车时,脸还是热的。

  而陆时渊到了医院后,才从肖冬忆口中得知何老太住在他们医院。

  “昨晚是不是很精彩,可惜我没看到!”肖冬忆想起这事儿就忍不住扼腕叹息,忍不住捶胸顿足。

  “看戏吃瓜有风险。”陆时渊直言。

  “昨天那样的瓜,能有什么风险?”

  “阳阳被家里禁足了。”

  肖冬忆蹙眉,“那小子昨晚干嘛了。”

  “打架斗殴。”

  “……”

  陆时渊换上白袍,一副准备出门的模样,肖冬忆皱眉,“你刚来,干嘛去?”

  “你不是说何家老太太住在我们医院吗?作为晚辈,理应去探望一下。”

  肖冬忆咋舌:

  你这是去看病吗?

  分明是去要她命啊。

  就是你把人气到住院,你还去人家面前招摇过市,你要脸吗?

  何老太几乎一夜没合眼,不仅是发愁家里的事,更多的是气恼,一把年纪被晚辈说无耻哪儿有脸见人。

  结果,病房门被推开。

  万恶之源又来了。

  “何奶奶,我来看看您,您身体怎么样?”

  陆时渊穿着医师白袍,戴着细边眼镜,斯文雅正,嘴角弯着一抹笑,就好似真的谦逊无害般。

  “我身体挺好。”

  “那就行,帮何滢进行精神鉴定的专家我已经联系好了,国内的权威,他出具的报告,在国内应该没人质疑或反驳。”

  “……”

  肖冬忆站在门口,无奈咋舌:

  意思就是说,这何家再想找其他人,怕也没有这位专家权威,反正就是把何家所有后路都给堵死了。

  摆明就是想摁死何滢。

  你想搞她,就搞吧,你还非要到何老太面前说一下。

  这不是要把她活活气死吗?

  陆时渊美其名曰是帮忙,何老太气得恼火,还得笑着跟他说,“谢谢。”

  血压却不断往上飙,一大早差点又被他气晕。

  陆时渊今天似乎很清闲,有事没事就去病房转悠两圈。

  偶尔也会碰见些来探病的,结果慢慢的就有谣言传出:

  “陆二少真是好脾气,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计前嫌,在医院对何老太百般照拂,真乃我辈楷模。”

  “以德报怨,真不愧是陆家教养出的孩子。”

  “这么对比,何家还真不是人。”

  ……

  这类流言传出,又把何家气得不行。

  何老太的身体状况,医生不建议出院,她原本还想转院,可这类言论一出,她若是去其他医院,少不得会被人说是故意躲着陆时渊,估计会有更难听的话。

  她也只能忍着。

  肖冬忆看着陆时渊,直接说:

  你这么搞,何老太怕是一辈子都出不了院。

  就连许阳州都在群里吐槽:

  【二哥,你也太狗了,又狗又坏,你丫要不要脸。】

  【各位,我跟你们说,他在剧院那通操作才叫骚。】

  【居然打着外甥的名号,还说他年幼无知,他那外甥,比我都大……】

  陆时渊:【你们家只给你禁足?怎么没把你嘴封上,把你禁言了。】

  许阳州想起被禁足一事,还很恼火,他被家里关起来,在群里找人求助,结果没人搭理他,他这种性子,在家根本待不住,憋得狠了,直接冲着父亲嚷嚷:

  “你这是非法禁锢,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这是犯法的?”

  结果被父亲拿着家中的一个装饰用的假象牙,追得他满屋子跑。

  “犯法?我倒想看看,我犯了什么法?”

  “打人也犯法。”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

  “……”

  果然,出来混,总要还的。

  反正许家人去警局接人,听民警描述,就被气得血压飙升。

  许阳州在家没少遭罪,大抵是皮子嫩,被打出了几道血痕。

  陆时渊隔空诊断:

  无大碍。

  可某人觉得不行,在群里哭天抢地,觉得自己委屈,说被打得太疼,却也无人搭理。

  自己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被父亲拿着象牙戳打,许阳州觉得没脸,就连吃饭都不肯下楼,躲在屋里不出来。

  “下楼,去桌上吃饭。”他父亲也是严肃。

  “不想去,我不饿。”

  许阳州是纯粹觉得没脸。

  结果大半夜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便下楼去冰箱翻找吃的。

  许家这冰箱里,只有些没有加工处理过的蔬菜,水果牛奶都没有,更别提零食了。

  约莫都被他家老头子叫人给藏起来了。

  然后,第二天一早,某人就乖乖下楼吃饭。

  那吃相,倒像是饿死鬼投胎。

  他在群里控诉父亲的“暴虐行径”,却无人搭理他。

  最后白楮墨出现了:【看着还挺严重。】

  【是啊,我家这老头子简直疯了。说我给许家丢人,不许我出门就算了,他还打我!】

  许阳州已经许多年没尝过父亲爱的铁拳。

  觉得教训几个混子是天经地义,自然也是有些委屈的。

  【他没说什么时候能让你出门?】

  【没说,最夸张的事,那天他下班,还特意从路边捡了柳条,说是为抽我做准备,我要是再惹事,就让我变成柳下鬼。】

  许阳州想起这事儿,就觉得后怕!

  他家老头子是更年期到了,还是疯了?

  柳下鬼?

  苏羡意看到聊天记录,直接笑出声。

  许阳州整词,还真是一套一套。

  先是谣谣绿,现在是柳下鬼。

  白楮墨:【你看着的确挺可怜,身上疼不疼?】

  【疼啊,特别疼,都被他打得淤青了。阿墨,你赶紧来我家,我爸就喜欢你跟二哥,你来救我,肯定能带我逃出魔窟。】

  某人开始卖惨,各种可怜的表情包层出不穷。

  结果半个小时后,许阳州家的门铃响了。

  他以为是白楮墨来了,兴奋得去开门。

  结果是外卖小哥:

  “您好,这是您美团买的药,您拿好,方便的话,给五星好评啊。”

  许阳州拿着包装袋,一脸懵逼。

  这里面是什么消痛贴膏、复方南星止痛膏、云南白药喷雾……

  卧槽,白楮墨!

  我让你来救命,你就这么对我?

  某人又去群里讨伐,可白楮墨直接说回复:

  【我咨询了一下时渊,应该对你身上的伤有点效果,用不完的话,就留着下次用。】

  下次?

  许阳州怒了!

  这是在诅咒他?

  叫嚣扬言,要去找他算账,要在网上和他对决。

  结果白楮墨回复:【马上要给学生上课了,勿扰。】

  ------题外话------

  二哥:我这叫坏?只是出于晚辈对长辈的关心。

  冬冬:我怕她这辈子都出不了院。

  二哥:那我这不算算是为咱们医院创收了?

  冬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