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捧杀_混天大圣
笔趣阁 > 混天大圣 > 第二十六章 捧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章 捧杀

  不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出头最难。

  白鹤真人、流云真人还有牛青山,他们的共同点便是都对奎山君和昌隆坊市有些不满。

  奎山君狂傲骄横,自然也不会把他们的不满放在眼里,而他们也不敢因为这些许的不满便与奎山君撕破脸皮。

  但现在有着李玄宗出头,别管成不成,让他们表个态还是不成问题的。

  特别是牛青山听说已经有两位峰主选择站在李玄宗这边了,他也是当即便拍着胸脯表态。

  “李老弟放心,交给我了,我也看奎山君那厮不爽好久了。

  若你真能拿回昌隆坊市,老牛我肯定助你一臂之力!”

  李玄宗站起身来拱手告辞:“那就多谢牛峰主了。”

  敲定了这三位后,李玄宗这才火速回到铁塔峰,让狼黑旗给狈先生带句话。

  很简单,只是把昌隆坊市的事情告诉他,让他尽量在黑山老妖面前说奎山君的坏话便好了。

  狈先生的大局观虽然差点,不过他擅长察言观色,心思也是阴毒缜密,处理这种事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该做的他已经全都做了,现在就等奎山君打上门来了。

  甚至李玄宗还巴不得奎山君把事情闹的大一些呢,越激烈越好。

  他若是不闹出大动静来,如何能让黑山老妖对他忌惮更深呢?

  望向青木峰的望向,李玄宗的嘴角勾勒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施施然的转身回到铁塔峰。

  就在李玄宗缜密布局的时候,青木峰上的奎山君此时甚至还不知道昌隆坊市内所发生的事情。

  奎山君很会享受,青木峰上被他建造的不像妖族洞府,也不像是人族宗门,更像是皇宫一般,极尽奢华。

  青木峰也有药田,甚至是除了黑山老妖直属的药田外最大的一块。

  外加他还掌控着昌隆坊市,可以说是富得流油,整个黑风山除了黑山老妖,也就只有他能有这种享受了。

  不过黑山老妖是黑石成精,对于这种外部的享受还真不是那么太在意。

  此时大殿内,奎山君正躺在一张镶金带玉的软塌上,松垮的披散着长袍。

  四名容貌妩媚的女子一个按头,两个揉肩,还有一个时不时的拿起水果酒菜喂他享用。

  该修行时便修行,该享受的时候便享受。

  奎山君虽然不像猪三烈那般知道知道吃喝血食,但却也不会亏待了自己。

  就在这时,一名小妖突然闯进来,大喊道:“峰主不好了!昌隆坊市传来消息,那李玄宗带着人公然闯入坊市内,将蒋家兄弟当场斩杀!”

  一听这话,奎山君愣了一下。

  下一刻,他猛的站起身,把眼前的美食全部扫落在地,周身煞气狂涌,吓得那四名美艳女子花容失色。

  “李玄宗!你这是找死!”

  奎山君的眼中杀机涌现。

  他怎么都没想到,那李玄宗竟然真敢动手杀他的人!

  原本李玄宗抢了铁塔峰……起码在奎山君看来,就是李玄宗抢了他的铁塔峰。

  那时候奎山君还没有动杀心,只是想要针对他一下,让李玄宗知道知道在黑风山跟自己作对的下场。

  所以他才暗中受益蒋家兄弟注意一下李玄宗和铁塔峰来的人,刁难一下对方。

  结果谁成想那李玄宗竟然跟疯狗一样,做的比他都要绝,直接动手杀人!

  “抬我的枪来”

  之前奎山君还顾忌着黑山老妖,不想做的太过明显。

  但现在他李玄宗既然找死,自己也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就算他把李玄宗杀了,把铁塔峰上那些苟延残喘的狼妖都屠戮殆尽,黑山老妖最多也就是训斥责罚而已。

  否则一旦动他奎山君和青木峰,那黑风山必将掀起一次不小的内乱,实力必然大跌。

  他奎山君在黑风山内的份量可不是一个李玄宗有资格比的。

  片刻后,两名小妖吭哧费力的抬出来一柄大枪。

  那大枪通体乌黑,足有儿臂粗细,上面缠绕着斑驳的纹络,竟然好似一棵虬髯老树一般。

  而那枪尖上则是闪耀着如火般炽烈的锋芒,这赫然是一柄法器!

  一把抄起那柄大枪,奎山君厉喝道:“随我杀上铁塔峰!”

  ………………

  黑风山主峰,玄光洞内。

  狈先生正拿着账簿,跟黑山老妖汇报着这段时间黑风山十六峰内的收益供奉等情况。

  黑石王座上的黑山老妖一张惨白的脸虽然面无表情,但却微微点了点头。

  他对狈先生还是很满意的。

  自从成为黑山老妖的帐房文书后,狈先生还真没有偷懒,而是尽心尽力的梳理着黑风山的账目。

  他这个狼妖军师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小聪明还是有很多的。

  既然李玄宗没有给他任务,那他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在黑山老妖的麾下站稳脚跟。

  之前黑风山的账目管理乱七八糟的,这些底层妖族脑子都不太好用,基本上都是糊弄了事。

  但狈先生来了之后却把这些东西都梳理的整整齐齐,这也让黑山老妖很是满意。

  狈先生念到最后忽然道:“洞主,属下梳理账目时发现有个地方有些不对劲。

  昌隆坊市规模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但每月上交的供奉却很少,甚至连一百灵石都不到,这却是为何?”

  黑山老妖的面色稍微阴沉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是为何。

  不过昌隆坊市在奎山君没加入黑风山之前便是属于他的,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抢夺过来。

  真动手不光会丢了名声,他也怕真的逼反了奎山君。

  但他也恼怒于奎山君的不识抬举。

  奎山君的野心他能看出来。

  加入黑风山后奎山君不把昌隆坊市主动献出来也就罢了,还在供奉上动手脚,真以为这些他都不知道?

  不过眼下青木峰是黑风山最大的一股战力,因为这点事情就去动奎山君也不值得。

  所以黑山老妖只得轻哼一声,一挥手道:“昌隆坊市的事情暂且不用管了,账目单独计算。”

  狈先生点了点头道:“属下知道了。”

  这时狈先生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一件事情,属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黑山老妖还以为狈先生是想讨要什么奖赏。

  不过看在他这段时间做事勤恳的份上,黑山老妖一挥手道:“但说无妨。”

  “属下只是个帐房文书,本不应该多嘴黑风山内部的事情。

  不过洞主对属下有知遇之恩,有些事情属下还是想要多嘴几句的。

  这段时间属下清理账目时在各峰走访,听闻青木峰峰主奎山君大人还是有些不满上次洞主您没把铁塔峰交给他。

  上次对九龙山一战,青木峰出力最大,奎山君大人甚至说若是没有他青木峰,黑风山正面都会彻底溃败的。

  属下觉得也是如此,青木峰可是咱们黑风山最强的一股战力,奎山君大人心生不满,恐怕咱们黑风山都会根基不稳啊。

  这次属下梳理完账目后发现咱们黑风山剩余的灵石还是不少的,不如洞主奖赏奎山君大人一些灵石,安抚他一下?”

  李玄宗让狈先生说奎山君的坏话,狈先生这里可是超长发挥了,这活儿他可是最擅长的。

  直接去说奎山君的坏话可能黑山老妖还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狈先生这一席话明着是为了黑山老妖着想,但实际上却是在捧杀奎山君,把奎山君的地位无限放大,好像黑风山没他就不行一般。

  黑山老妖本就气量狭小,此时闻言那惨白的脸都笼罩着一层黑气。

  “安抚?真以为我黑风山没了谁不成吗?黑风山除了本座,没了谁都行!

  以后该管的事情管,不该管的,莫要多嘴!”

  狈先生连忙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洞主恕罪,洞主恕罪!”

  他虽然模样惶恐,但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看黑山老妖这幅模样,他应该是听进去了。

  就在狈先生刚想要告辞离去的时候,一名小妖跑进玄光洞内前来汇报。

  “禀洞主!青木峰峰主奎山君大人带着麾下众妖气势汹汹的杀上铁塔峰了!”

  一听这话,黑山老妖的面色又阴沉三分,就连手边的黑石王座都被他捏碎了一个角。

  “放肆!”

  若是平常时候,奎山君这么放肆他也会愤怒,但却只会愤怒于对方不守规矩,擅自掀起黑风山内战。

  但他刚刚听完狈先生的话,再接到这个消息,那意思可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黑山老妖甚至觉得奎山君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真以为黑风山没了他不行,这才如此大胆放肆!

  下一刻,阴风席卷而过,黑山老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玄光洞内。

  他却是没发现狈先生低头时露出的那抹古怪的笑容。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